请帮助我们

全面揭露团队是不盈利的公益组织,几年来一直免费翻译、制作抵抗运动传达的觉醒知识和图文音视频资讯,培训和直播也从来不收费,就连特别困难的内部成员需要帮助,也都是我们自掏腰包。现如今,冥想APP和博客网站每个月都要开支,希望光友们给予资助,我们定把每一分爱心款都用于推进事件。谢谢你的支持与帮助

严正澄清,并请重新聚焦于4.5日全球冥想

严正澄清,并请重新聚焦于4.5日全球冥想

严正澄清,并请重新聚焦于4.5日全球冥想

最近光圈出事,很多人都知道。起因是为黄某团队辛劳付出多年的心某离开后爆出了很值得重视的问题。心某发出朋友圈后,整个光圈都炸锅了。一些之前离开黄某团队的前成员找到我并表示:因为看到了她们的揭露,希望借助我把真相说出来;希望我能帮助公开出去。

至于为什么会找到我,可能是大家都认为,没几个人敢冒犯“全地表最大的跨国光工团队”吧,是不是因为看到了“不实指控”的前车之鉴呢(下图是心某的爆料):

有的人担心站出来就会被定性为“不团结、搞分裂、目的不良、破坏冥想凝聚力、黑黑”,怕被扣个“诽谤罪”,所以请读者们理解——把截图抹除昵称,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吧。

在思索这些没有昵称的言论可信度有多高的同时,是不是也该想一下——黄某团队的前成员,难道全部都是为了搞破坏才加入的黑黑吗,难道都是怀着不良“企图”搞分化的坏人吗;难道这么多的“流言蜚语”全部都是空穴来风吗?为什么大家都隐藏昵称,才敢发出自己的心里话呢,这个现象真的正常吗?

此刻我也在经历心某的那些体验,那就引述她的一句话吧,因为这也正是我想说的:

“虽然三维世界没有完美的人事物是正常的,但有些问题已经严重到不能不防范、恶劣到不得不说“不”了。相信在此刻的这番说明以后,势必又将引发光圈的震动,引发台方无尽的辩解及围攻吧。”

我收到的图有些事先就已经屏蔽了昵称,有的人则直接告诉我不要露出名字,这就是大家看到只有内容没有名字的原因。大家隐藏昵称还不是怕被说成“破坏团结、破坏凝聚力、有不良企图”的黑黑,就像我被说成是“写作文”的有心人士一样。我转发的是我认为应该让大家留心的部分,下面,就我转发的这5个方面进行补充:

1.是不是高价售卖呢,贴几张图,大家看了自己去分辨:第一张(台B)是在APP上的卖价,第二张图(人MB)是去年在某网站上的卖价,很多人都看过,超光处理技术的收费也不是没人知道。那么对于主要消费者为光工群体而言,这个价格不高吗。第3、4张图是如意宝珠的销售截图,看得到是谁在卖谁在买。这个图是不是伪造?还是那句话,不要听我的一面之词,每个人都要运用自己的洞察力:

2.这是当事人自己讲的,当事人并没有收到某人退回的扬升会议报名费,但J的女朋友非常肯定是退到她手上了,说会场有监控录像,但当事人说不仅没有收过这笔钱,也没有看到这个收钱的监控录像。尽管如此,她还是被说成了“贪污”。当事人想知道:问题是谁才是那个真正的贪污犯?

3.某J在YY里多次讲到自己喝几千的茶,很多人表示听到不止一次。一边是“募款系统后台生成的表单”还没公布,一边又喝着好几千的高档茶,那被其他光工说是铺张浪费善款(下图来自原黄某团队原大陆区负责人心某朋友圈)也就在所难免了。

下图中提到的“系统明细账单”收支明细,也就是心某指出的“系统后台生成表单”,这跟财务/会计制作的财务报表不是一码事。前者指的是收款系统(比如蓝新金流软件)在后台自动生成的表单(不可更改),后者则是财务人员手动填写和编制的报表(可更改)。

如果公开募款系统后台自动生成的表单,人们当然能分辨每一笔收支是不是跟财务报表一致,“臆测”就会自动消失;如果早点释放报名系统后台自动生成的表单,就能早点减轻手动登记工作量;可能心某和风的离开,就是为了对5年来跟着她们一起默默付出的光工们一个交代吧,她们提出来就是想让接下来的光工可以不用花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其实很简单的事情,或许还有别的,就像我一样:我这么做,也是想让大家都对善款的去向有个知情权,不过最后这只是一个很难实现的梦。心某指出的,是利于发展和完善的地方,也利于把善款更公正透明地用于推进事件。从2019年11月开始提出来,到4个月之后她的悲愤离开,最终我们看到的是,她在朋友圈的一系列大爆料。

4:关于“系统后台表单自动生成功能”这部分,不知道是不是导致心某和风愤然离开的主要原因,我转发的主要是心某的这些内容,详细的还得去看她的朋友圈,这里放上另外一个光工表态:

下面是一位表示“不用遮盖姓名”并且“希望帮助他把信息转出去”的光工提供的,还是那句话,不要偏听偏信,找蓝新客服问问下图中的功能是不是假的,比如第1条:交易资料“即时”查询所包含的内容。我转发出来就是给大家提供一种从别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的思路:

5.一位当事人让我帮助她,这件事我最初也是从心某的爆料中知道。为了证明她不是“纠缠不清”,她不得不写出细节,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始终都是吃亏的,所以我也有让她想清楚。她告诉我说“我知道他们会说我有问题”:

她被说成了“纠缠抹黑”(下图),所以孤立无援的时候先是找到了心某,现在又找到我。当事人写的很详细,用她的话说,这些都是被玩弄感情的一个过程。把这种事讲出来就得撕开伤疤,如果不是有冤屈,哪个女孩子会愿意这么做,不就是为了揭掉对一个女孩子来说非常不好的标签吗。

关于收入文档那部分,不是当事人主动发给我的,而是我看见别人转发在大群里的(见下图)。实事求是的说,我之前确实没有看过,因为看到里面的某些数据跟我了解的某些情况没有太多出入,所以我转发了出去。

因为没有当事人,所以在这部分中若有虚假,我所转发文档造成的影响由我本人来承担。我不值得同情,因为一切都会有因果,真的和假的都会记录在阿卡西上。

说到这部分,又得提一下如意宝珠。某J说:从C那里买一颗如意宝珠的运费是10欧元;而团队取得的宝珠价格也比一般市价低2-3成:

从C那里购买一批如意宝珠最多收20欧元运费,而不是购买一颗就收10欧元运费。我们团队的如意宝珠都是从C那里购买,一次购买上千颗,C也最多收取20欧元的运费。但也不要听我的一面之词,大家应该去向那些从C处大批购买超光宝珠的光工打听一下。

那么从C处购买如意宝珠的价格是多少呢?下面是我从C那里购买如意宝珠的邮件截图:

2017年11月,C回复我如意宝珠价格,并附上了如意宝珠的官方销售网址。3-4克宝石级60欧元,4-7克普通级50欧元,4-7克宝石级100欧元:

2018年6月18日,因为当时爆出某J的宝珠销售价昂贵,所以我致信给C,以向他了解大如意宝珠的价格,全文如下:

备注:下面的长图是手机截图,显示了邮件全文和C回复的价格。

下图是某J的销售价格:13.72克售价为1345美元,另外全部宝珠再加收191美元的运费。其它克重的售价大家也可以自己算算。

下图是捐宝珠的一个姐提供的在“光之缘”处购买宝珠的价格:20.5克售价为9225元人民币。

这颗宝珠捐给我们投放在了尼泊尔:

2018年6月20日,C回复的大颗粒如意宝珠价格如下:

算一下其中的差价。先按今天的汇率来算:

1欧元=7.7808人民币

1欧元=1.1105美元

1美元=7.0066人民币

C处购买12-20克为400-500欧元,就按20克宝石级最高500欧元来算。

某J卖13.72克的宝珠收取的价格是1345美元,今天的汇率1欧元=1.1105美元,500欧元就是555美元,那么1345-555=845美元(5920人民币)的差价,这还没有加入收取的191美元运费;

光之缘卖20克的宝珠收取了9225人民币,C处购买12-20克为400-500欧元,也按20克宝石级最高500欧元来算,今天的1欧元是7.7808人民币,那么500*7.7808=3890.4人民币,9225-3890.4=5334.6人民币的差价。

(以上是按今天的汇率来算的,这与当年的汇率有点差别,当年的具体汇率大家自己去查一下再算。其实利润都差不多)

我们知道超光如意宝珠的价格这两年来都一直在涨,那么是不是C那边也涨价了呢?事实上,C的销售价格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没变过,而且向他购买一批如意宝珠的运费最多也就是20欧元。这里再补充一下,从2015年以后,C再也没有卖过非超光的如意宝珠。所以只要是非超光的,都不会是从C那里出来的如意宝珠。关于这一点,一位光工昨天才求证过,如下图:

下面这个链接正是C邮件里发给我的销售超光如意宝珠的官网,不用翻墙也可以进入,懂英文的可以去这个网站查看C的超光宝珠销售价格:

http://www.cintamani.space/Cintamani.html

现在,光圈里莫不认为心某是“严重的扭曲臆测”,我是“分裂台陆团结”、“锚定分化”、“锚定抹黑”、“锚定粗口”,“传递谎言跟流言蜚语”的“有心人士”。甚至连黄某团队的YY被封和公众号被封也有人怀疑是我干的。

其实我们团队的YY在当晚也被封了,第二天新开的YY又被封了,以至于现在还在通过线下方式进行分享和冥想活动:

如果我转发的内容属于“诽谤”,那么上述给我扣的“黑”帽子难道不是诽谤?而且是文字上的诽谤(某网站的文章),再加语言上的诽谤(YY录音)。

举个例子,某《严正声明》文章里放的截图是这样的:

红圈里的马赛克遮盖操作,实在是很有水平,这样大家就只看到我在粗口攻击。而实际上情况是这样的:

我是骂粗口了,这个是事实,但起因是:我发完冥想宣传图后,就被这个“一盏灯”艾特着骂,并且一再艾特我骂了好几次傻逼,因此我反口。

那些把心里话转发给我的人,我把他们想表达的转发出去了,我就是这样的人——如果心里不痛快,嘴上一定会说出来。但我不会使阴招,这种人是我非常厌恶的,自己更不会去做连自己都讨厌的那种人,所以,某队的YY被封也好,公众号被封也好,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如果查不到确实是我所为,这是不是也可以说是诽谤?

继心某和风离开黄某团队之后,还有几位光工也离开了。现在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被打成“附体/黑黑/分裂/渗透”都不是不可能吧。但随着圣光越来越多的到达地表世界,一切都会暴露在阳光下,一切的黑暗都会被圣光净化。

我确实“连C都没见过”。我没有参加过扬升会议,没有见过C本人,虽然去年的扬升会议前,C通过邮件表示:希望我能把银币亲自带到会议现场交给他。但我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办理签证了,最后只好委托一位有签证的团队成员去帮我带给C,她也把大陆光工的爱带给了在会议现场的香港光工团队代表。

别的事件团队群组里有没有富翁我不清楚,但全面揭露团队的群组里真的没有富翁。我们团队就有几个圣女团,里面的姐都是把退休金拿出来买2分钱的生命之花贴纸,然后发往全国各地,用以推进事件。大陆光工真的都很善良,在得知香港需要400颗超光宝珠的当天,就是这些普通家境的大陆光工,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就对香港同胞捐出了9万元。其中1万作为投放人员的盘缠,另外8万在台北扬升会议现场购买超光宝珠,交给香港团队建设光网格,以平息香港的暴动。

有人质疑我是否收到过加入抵抗运动网络的邀请(网络一词请别漏掉),请看下图(抹去的部分是不希望原件被错误使用)。终结质疑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展示证据,所以我也真心希望心某和大家都能如愿以偿地看到多年来“募款系统后台自动生成的表单”,希望从今往后每个捐款人的钱都能知道用在了哪里,希望不要再有心某和风这般伤透心的事情再发生。不知道没有“权限”的我们,这些“希望”有没有机会实现?

不管大家怎么看心某的爆料,以及这些活生生的当事人,也请大家不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归结为“因个人恩怨在借题发挥”。运用洞察力,多方面去了解,更利于真正接近真相。

(听说心某的心脏不好已经住院,还用上了呼吸机,如果有去探望她的光友,请跟正向联系,我们希望为她带去问候和一些帮助)

最后重申:我转发出来是受人所托,也是为了让大家看到事情的另外一面,但大家看到它们之后,还是要自己去调查,一定要多方了解,不要轻信任何人的一面之词。

另外,我把我认为有问题的部分发出来,这跟别人无关,这是我的天性——揭露错的,坚持对的,推行好的,摒弃坏的。不管被说的多么不堪,我依然会做真实的自己。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教唆、怂恿过他人去进行转发,明知枪打出头鸟,也预见到会被说成是“有心人士的不良意图”,所以我也不会拉人来垫背。

说到这里,那些希望通过我来公布的、或提请大家注意的部分,也差不多表达清楚了。

还有半个多月,请大家把注意力聚焦在宣传4.5日上午10:45的全球同步冥想上吧,也请大家平时投放廉价的2分钱生命之花贴纸,这也是帮着瓦解矩阵和推进事件尽快发生的有效行动,而且人人都消费得起。如果要建设如意宝珠光网格,建议大家参考上面的C报价,或者跟C直接联系吧——C只卖超光宝珠,投放超光宝珠也是最利于事件发生的。

让我们一起帮助事件早日发生,让一切尽快回到光中,光的胜利!

zhuoyu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