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帮助我们

全面揭露团队是不盈利的公益组织,几年来一直免费翻译、制作抵抗运动传达的觉醒知识和图文音视频资讯,培训和直播也从来不收费,就连特别困难的内部成员需要帮助,也都是我们自掏腰包。现如今,冥想APP和博客网站每个月都要开支,希望光友们给予资助,我们定把每一分爱心款都用于推进事件。谢谢你的支持与帮助

身体最基本的组成单位在冥想中发生了改变

身体最基本的组成单位在冥想中发生了改变

冥想健身

在过去的十年中,冥想已经被证实可以改善健康状况和缓解多种疾病,甚至可以减缓艾滋病的发病进程、逆转老化等。越来越多的研究者指出,在冥想过程中所感觉到的那些积极变化,与我们身体中最基本的组成单位发生了改变有关。

静坐冥想和改变NDA之间的联系

据权威网站《科学美国人》报道,最新的一项研究发现,不断冥想的癌症患者可以影响他们DNA的组成,这项实验是由琳达·卡尔森(Linda E. Carlson卡尔加里大学心理社会肿瘤学教授、加拿大综合肿瘤学协会副主席)博士和她的同事带头进行的。他们发现针对乳腺癌患者的正念冥想——一种佛教禅修的形式,与人体端粒长度有关系。

Linda E. Carlson博士

我们的染色体端粒是DNA的延伸,可以帮助防止染色体的退化。通常情况下,端粒缩短尚不清楚导致某种特殊疾病,但往往患癌症、糖尿病、心脏病和压力较大的人的端粒更短。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希望我们的端粒完整。


在卡尔森的研究中,乳腺癌幸存者被分为三组:第一组被随机分配到8周的冥想和瑜伽,组成一个癌症康复方案;第二组治疗为期12周,他们被分在一起共享困难情绪;三是控制组,定期接受6小时压力管理课程。共对88名妇女完成了研究,分析了她们接受干预前后的血液中的端粒长度。前两组的端粒长度没变,但最后一组发生了相对变化。


事实上,此前由膳食大师迪安·奥尼什(Dean Ornish 美国心脏病学界权威专家、预防医学研究中心创办人)领导的一个临床试验就暗示了这种联系,他结合素食饮食,压力管理(冥想),有氧运动和参与支助小组,发现参加实验的前列腺癌男性患者的端粒酶活性明显增加。

Dean Ornish

据卡尔森博士介绍,癌症患者通过冥想可以维持比较健康的压力荷尔蒙皮质醇水平,同时降低炎症可能,健康的人群通过冥想可以增加对流感的抗体。另外,HIV(艾滋病)和糖尿病患者通过冥想改善健康水平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根据2011年哈佛医学院出版的一份报告,有630万美国人根据医生建议使用冥想疗法——这是一个高得惊人的数字,目前这个数字还在增长中。尽管目前尚不清楚通过影响端粒是否能延长癌症患者的存活率,但通过冥想来保护染色体,似乎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研究课题。

冥想和改变大脑之间的联系

冥想有益身心健康众所周知,然而,鲜为人知的是,这些有益的影响源于大脑发生的改变。


卡耐基·梅隆大学(the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CMU)最新的研究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冥想训练导致的大脑变化,就是这种变化给承受压力的成年人的健康带来了影响。这一研究结果发表在《生物精神病学》(Biological Psychiatry)杂志上。研究表明,冥想训练跟放松训练相比,减少了饱受压力的失业成年人体内的炎症生物标志物——白细胞介素6(IL-6)。


这种与生物健康有关的改变,是因为冥想训练能从根本上改变大脑网络的功能连接模式,从统计学上解释了大脑的改变对炎症的改善。


该文章的第一作者,2014年美国心理学会杰出科学奖获得者、卡耐基·梅隆大学迪特里希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的心理学副教授David Creswell说:

“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初步研究表明,冥想训练可以减少炎症标志物,而这项新研究揭示了冥想训练是如何影响大脑,改善炎症反应的。”

David Creswell

研究者实施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纳入了35名处在求职阶段、压力较大的成年人。他们被随机分成两组:一组进行为期三天、高密度的冥想静修;另一组则参与一项极为类似的放松静修计划,后者不包括冥想部分。所有参与者在参加试验前后三天,均进行一项五分钟静息状态下的大脑扫描,并且在试验开始前以及四个月后的随访中提供血液样本。


大脑扫描发现,冥想训练改善了受试者大脑在初始静息状态下,注意力和执行控制相关区域的功能连接,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背外侧前额叶皮层。而那些进行放松训练的受试者大脑未出现上述改变。
完成冥想训练的人,体内的IL-6水平也有所降低,这表明脑功能连接的耦合改变解释了炎症水平的降低。


David Creswell说:

“我们认为,这些大脑的变化,可以看作执行控制力和压力应对能力改善的神经生物性标志。冥想训练能提高你的大脑管理压力的能力,而诸如此类的改变能改善一系列与压力相关的健康问题,如炎症。” 


冥想和改善细胞功能之间的联系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者是最早确定静坐冥想对健康的积极影响是和细胞健康的改善有联系的。特别是,研究者发现对于身体长期健康非常重要的一种酶——“端粒末端转移酶”的水平在练习静坐冥想时增加。


这种现象是因为:当一个人的心理发生改变时,自身处理压力的能力会提升并且保持一种健康的感觉。


克利福德·沙龙是加州大学戴维斯脑科学中心的科学家,他组建了一支庞大的研究团队,包括藏传佛教僧人、禅修导师、心理学家和生物分子学家(伊丽莎白·布莱克本,2009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之一,主要贡献是阐明了端粒如何在细胞分裂时保护染色体的机理)。他的研究团队建立了两个心理生理学实验室和一个血液实验室(负责后期检测端粒酶活性)开展实验研究工作。他说:

“我们发现静坐冥想可以增加积极的心理变化,那些在不同的心理层面都有所提高的静坐冥想练习者,其体内的端粒末端转移酶水平也是最高的。”

沙龙说道:

“静坐冥想实质上并不是直接增加一个人的端粒末端转移酶的活动,或者直接改善个人健康及寿命,而是通过静坐冥想可以改善一个人的心理健康状况。反过来讲,这些变化是和人体免疫细胞中的端粒末端转移酶活动有关的,这些变化对增进免疫细胞的寿命能够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

这项研究是由加州大学戴维斯中心的学者汤亚·雅各布(Tonya Jacobs)牵头并在网上的《心理神经内分泌学》期刊上发表,在不久的将来即将有印刷版和大家见面。

这是一项基于加州大学戴维斯中心“沙玛莎项目”的研究结果。“沙玛莎项目”是首个长期且详细地使用控制组和实验组配对,以研究集中冥想练习是如何影响大脑和身体的实验项目。


雅各布说:

“这项研究是最先揭示积极的心理变化和端粒末端转移酶活动的研究之一。因为我们的发现是全新的,所以我们的研究应该可以为今后复制而后延伸我们的研究有所帮助。”

伊丽莎白·布莱克本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生物学兼心理学教授,同时她也是此项研究的联合作者。伊丽莎白·布莱克本在2009因在端粒和端粒酶方面的发现拿到了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端粒是染色体末端的DNA系列,每次当细胞分裂时,它就变得短一点。当端粒减小到一定的长度,细胞就不能够分裂并且最终死亡。


端粒末端转移酶是一种可以重建并且延展端粒的酶。有研究表明,端粒末端转移酶的活动与心理压力之于身体健康有关。


在3个月集中冥想治疗后,研究团队测量了“沙玛莎项目”被试者的端粒末端转移酶活动情况:实验组白细胞内的端粒末端转移酶的活动要比配对组的高出1/3。


接受冥想疗法的被试者在一些心理品质上有所加强。例如,提高了对生活和周围事物的观察和感知;对待问题更加深思熟虑,能够内省地观察自己的体验;对于人生的目的更加明确,把人生目的看得更为有意义、有价值;能够建立起长期的目标和价值观;此外,他们还体验到神经过敏和负面情绪的减少。


通过建立统计学的模型,研究者总结得出——端粒末端转移酶的活动是由于冥想有益于感官控制和神经过敏,而这正是因专注力和目的感发生了改变所致。

静坐冥想和改善心理健康之间的联系

国外有研究显示,通过冥想训练,可有效减轻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的严重程度,并可缓解抑郁症症状,还可有效减少慢性下腰疼痛症状。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市重性精神病重点实验室执行主任崔东红教授介绍了一项由她领衔的课题——《冥想调节机体内环境的“脑-体”机制研究》。崔东红表示,初步研究表明,冥想有助于改善大脑状态,缓解心理压力,改善睡眠。与会专家也认为,应当从冥想方式所表达的理念中,找到心理健康的“金钥匙”。

从2014年起,崔东红就开始着手有关冥想作用的研究。她介绍说:

“人体不仅存在脑内的小环路,还存在中枢与外周的大环路。启动这个研究课题的目的,是想通过实验来证实冥想训练可以影响大脑内的神经网络,乃至外周的蛋白及代谢网络,进而对人的心理、生理产生作用。”

她把研究设计分为两部分:短期冥想和长期冥想。短期冥想研究的受试者为3个班的72人,他们要接受为期8周的冥想训练,每周一次集中上课练习,之后还需每天自己在家里练习15分钟以上,并“微信”向项目助理汇报;长期冥想研究则是对100位具有15年以上冥想经历的藏地喇嘛进行调查研究。通过心理测量、精神压力分析、外周血生化检查、脑电图检查等,探索冥想训练发生作用背后的“脑-体”机制。


初步研究结果显示,短期冥想前后,大脑的神经递质确实出现变化。崔东红表示:

“所谓神经递质,是指在神经元、肌细胞或感受器间的化学突触中充当信使的机体内分子,主要有多巴胺、5-羟色胺、谷氨酸、γ-氨基丁酸等。我们的研究显示,与精神疾病相关的神经递质如5-羟色胺、间质多巴胺等,在冥想前后发生显著性差异。”

此外,短期冥想训练前后受试者的主观报告显示,训练者都有不同程度的睡眠改善、疲劳感缓解、心情开朗、工作效率提高,一些人的鼻炎等过敏症状也得到改善。


有意思的是,研究还发现,冥想前后生化参数变化较小的人群在30~40岁;而生化参数变化较大的人群在40~60岁左右,有两个指标——载脂蛋白A(ApoA)和C-反应蛋白(CRP)在这一群体中的变化最明显。


崔东红介绍,ApoA有90%存在于高密度脂蛋白,其用于测定冠心病、动脉硬化性疾病等;CRP是在机体受感染或组织损伤时,血浆中一些急剧上升的蛋白质,它在机体的天然免疫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保护作用,其测定用于肿瘤治疗和预后。崔东红说:

“这可能提示我们,冥想对有基础疾病的中老年人群,作用更为明显。”

在崔东红看来,瑜伽、太极、气功等都有冥想的理念在其中,比如都要求练习者心绪平稳、意念集中、身心放松,并且希望通过长期训练来改善情绪、提高注意力、净化心灵。


2003年,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医学教授乔恩·卡巴金提出“正念减压疗法”,他将冥想定义为:通过集中注意,觉察当下,体验自己此时此刻大脑中出现的一切想法和感受。崔东红认为,冥想作为一种修心养性的手段或工具,它包含两部分:第一是“关注当下”,第二是“无为而为”,达到自身与周围的和谐状态。做到这两点,可让人们从苦恼中“解脱”出来。


需要说明的是,冥想并不是逃避现实,而是让人面对自我。冥想不等于“胡思乱想”,需要在专业人员指导下,通过规范的姿势、呼吸、意念控制、注意焦点、放松等训练,才能达到真正的效果。崔东红认为,冥想训练比药物治疗的风险低,更加绿色健康,也容易普及。

zhengxiang

灵魂搭档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