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帮助我们

全面揭露团队是不盈利的公益组织,几年来一直免费翻译、制作抵抗运动传达的觉醒知识和图文音视频资讯,培训和直播也从来不收费,就连特别困难的内部成员需要帮助,也都是我们自掏腰包。现如今,冥想APP和博客网站每个月都要开支,希望光友们给予资助,我们定把每一分爱心款都用于推进事件。谢谢你的支持与帮助

“人性”不是造成“世界混乱”的原因

“人性”不是造成“世界混乱”的原因

采编:周周   翻译:正向

对于世界的混乱,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许多科学家和哲学家都提倡这种解释。这种观点是:我们所面临的日益严重的全球系统崩溃危机,都可以用“人性”或“基因”来进行解释。

目前,定义全球系统崩溃危机的“人类世”(指地球的最近代历史)科学,也广泛存在这种观点,然而事实上,没有人能用“人性”来完全解释正在发生的全球系统崩溃,也没有人能通过“基因”来解释目前已知的全球系统崩溃的主要症状——“极端气候”。

这场全方位的全球系统崩溃危机仅限于一个更为具体的因果机制: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私人工业的污染、消费垃圾的累积、资源的耗竭和不受管制的破坏。

但“人性”论(又称“基因”论)掩盖了这一基本事实。实际上,全球系统崩溃危机的主要责任不是来自“愚蠢”的人,而那些把“人性”作为理由的解释才是极其愚蠢的。

“人性”被用作对盲目生活的谬误解释

更确切地说,“人性”是一种自古以来就占据主导地位的先入为主的概念。它常常遭到反驳,但它的回归又以另一种方式表达了“新资本主义时代”的生活盲目性。

在人类进化史的这一紧要关头,一个又一个意识形态上的束缚性思维,破坏的是对社会结构问题的审视。

我们需要记住,同样的“人性”论在解释奴隶制是一种自然现象上由来已久。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认为奴隶制对人类来说是自然产生的,是不可改变的。他们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但却认为这是“人性”的一个特定事实。

从我第一次研究这些哲学家开始,我就观察到这个“人性”论在道德沦丧或文明倒退的时期频频重现,这阻碍了人们对可解决实际问题的社会结构原因的理解。

例如,几千年来对战争和奴隶制的接受都是建立在“人性”论的基础之上——对一些人来说,统治是理所应当的,而另一些人则是为他们服务的,通过战争来决定哪个群体更适合统治。在“人性”论的基础上,战争和奴隶就像吃饭睡觉那么自然。

事实上,战争和奴隶制根本不是“人性”的体现,而是实施大规模屠杀和普遍奴役的极权主义制度,是一种服务于富有的精英统治阶层的社会结构。

资本主义不是自然产物,也不是基因决定的

“货币资本”是战争和奴隶制的延伸,而它们至今仍在统治着人类社会,其不同之处在于,一种不受监管、极度激进的金融化形式带来了更大规模的杀戮。自“里根-撒切尔革命”以来,反对保护生命的公共法律和无党派政府就一直在单向地推进这种趋势。

时至今日,它仍在肆虐。但长期被忽视的累积损害已经迎头赶上。地球的物质生命体正在为每一个层次的退化和崩溃付出代价,而那些导致全球灾难的人,却变得越来越有钱。

这些始作俑者有黑暗的理由选择并悄悄资助“基因”、“人性”和“人类世”的论点,并鼓吹这是全球混乱不断加剧的原因。

然而,即使是那些没有从中受益的人,那些在临床上出现精神错乱的病患,也被荒谬地归因于“人性”和“基因”。 毕竟,在“人类世”中,更多的受害者都具有“人类基因”的“人性”。只有极少数为数不多的人能不受舆论导向的影响,清楚地认识到“世界混乱和人性无关”,这些人的觉悟和意识都超出一般人群,他们也越来越憎恨造成如此不人道的生态破坏和种族灭绝的世界领导人和暴政。

但你仍然会遇到哪怕是最杰出的思想家,甚至是新生命的发现者,他们中有的人还是认为,我们目前的生态系统是建立在遥远过去人类所具备的基因特征之上,他们认为大型动物在人类手中大规模消失表明了这一点,但此后,这个说辞又被巧妙地归因于“环境条件改变的自然选择”。

“基因”论确实很有吸引力,因为它被简化为固定的单一原因的“结果”。这就是“社会生物学”的一般理论本质。 “基因”论在学术界和传统媒体中占主导地位,是对明显的世界混乱的看似科学的合理化。

所以,只要这个“合理化”故事持续下去,就可以继续逃避不断上升的全球系统崩溃危机。“金钱至上”的资本主义摧毁了共同的地球生命基础。

把受害者的“善良”作为解决之道

从“统治系统的失调”中把注意力转移到“人性”的一个后果是,它把解决问题的责任推给了个体人类,让他们通过彼此“更友好”、“更友善”来解决这个全球性问题。

这听起来确实不错。然而,它将解决问题的焦点从混乱的企业市场和失职的当权者转移到那些通常与之无关的人身上,这些人通常是公共机构、漠视生命的法律和收入低下遭到系统剥夺的受害者。

事实上,这种体制失调已经侵入社会的许多层面,以至于公民的“不安全感”在工作、家庭和未来的所有阶段都被“正常化”。无论我们作为个体彼此多么友好,只要体制不变,问题始终都在。金字塔底层的人不断适应新的游戏规则,但制定游戏的当权者在塔顶挥舞着指挥棒一动不动,一切都是徒劳。

事实上,压迫大多数人生计、生活条件和未来的制度,并不是个人选择造成的,把焦点转移到他们身上是对受害者的一种含蓄的谴责。他们的善良在本质上与这个问题无关,而他们的选择事实上也是出于无奈,因为在有问题的体制下没有再好的可选性。

从逻辑上讲,这是推卸责任的谬误。“我们每个人对这场人类危机都负有责任”,这个观点错误地从集体属性中推断出成员的个体属性,从而使本该负责的继续隐藏在幕后,受害者反而成了挡箭牌。

因为这让说这些话的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好、那么的善良,他们可以沉浸在自我反省中。事实上,那些“全球系统崩溃危机”的策划者和执行者,拥有高得令人发指的财务回报和特权,却没有受到任何指责,简直无懈可击。

那些说这些话的人并不像他们看上去那么好。他们以好人的姿态出现在别人面前,迎合那些控制自己的人,避免面对真正的问题。这当然会让他们自己活的更轻巧,也更安全。事实上,这可能会让安抚者得到自上而下的青睐,并从真正的邪恶势力及其主力军那里得到“和平行动主义”的支持。

屠杀制度的掩盖文化

对“屠杀制度”的自我回避也符合“自由市场选择”。选择系统的是个人消费者。

再次回到把“人性”作为世界混乱的罪魁祸首的话题上——尽管事实上,消费者的欲望在操作上受制于偏好(为什么在无处不在的广告上花费的钱远远超出用于研究或确保健康的经费);生产条件被排除在贸易法规和权利之外(为什么会出现“最底层”的工人和“最低生活标准”);几乎所有的消费者或公民都自愿/非自愿地作出了这样的选择:必须相互竞争才能刺激发展;降低税收,即便自己不是富人;废除公众对环境危害的监督和执法;让资金操纵者和政治说客来决定人民选出的代表。

人性?基因?消费者的选择?都是掩盖的各个层面

上面分析的所有论证都有一个共同点——责任最终归于个人机构。这就是西方文明的主流,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意识到社会制度错乱的原因。

很久以来,我们都被误导,无法理解和了解世界混乱的集体因果机制,而“因果法则”其实是核心问题——从对地球生命本身构成威胁的病态暴政中转移视线,把责任推到“人性”和“基因”上,导致问题无法解决。

所有掠夺现象所造成的世界混乱都是地球日积月累的恶性疾病,让全球系统退化乃至崩溃的真正原因是一种高度侵入性的私人金融癌症,这种病在社会和全球生命组织中扩散。病因不是“人性”、“基因”或“人类世”,也不是“善良”个体太少,更不是“消费者的选择”。

要改变世界不仅仅是改变个体,更需要改变世界体制和生态系统,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并非简单的“人性”问题。

zhuoyue

发表评论